阅读记录

《恋城》

恋城 是使不上劲儿吗?

他的眼神幽幽沉沉,像无边黑夜里的一个漩涡,要把她吞噬掉。又像封闭时空终于敞开的一扇门,只要她肯踏进去,就能拥有一切。

他的目光太热烈,沈恋舒感觉身体里所有的热情都被点燃,对这个男人强烈的渴望刹那间被唤醒。

她盯着他性感的薄唇,扬起脸吻他。

他愣了一下,托住她的脑袋反客为主。

沈恋舒闭上眼睛。

脑子里突然有个声音在说:“他会抛弃你。”

现实像一盆冷水由头浇下,她脊梁发冷,身体不寒而栗。

色令智昏,她差点着了这男人的道!

“万城,你别演我,你这样子我他妈害怕!”她推开他,逃也似地跑掉。

这段路没有灯,沈恋舒差点一脚踩空。身后的车灯突然亮起,她没有回头,加快了步伐。

等那道身影消失在视野,万城熄灭远光灯。

他侧头,看后视镜里自己的脸。

真有那么吓人么。

沈恋舒蹲在电梯里,回味刚才那个吻。

挺舒服的。

主要是万城的嘴唇软,还有他那张脸……

她猛甩一下脑袋,单身久了,看狗都觉得眉清目秀。

一夜春梦。

第二天早上,沈恋舒正在吃早餐,手机来电显示“催债的”。

她想起昨晚他那个眼神,笑侃:“联姻对象,你戏过了。”

“你好。”电话那头响起一个稳重的男声:“请问是舒舒小姐吗?”

沈恋舒听出来了:“周律师?”

周青尧彬彬有礼:“是我。”

沈恋舒看了眼来电备注:“你两共用一台手机?”

周青尧说:“他发烧了,现在人在医院。”

沈恋舒一下子站起来:“他被隔离了?”

“什、什么?”

沈恋舒一瞬间感到绝望,咬手指喃喃道:“那我两亲了,我是不是也得被抓去隔离。”

周青尧:“……恭喜二位。”他解释:“不过他是因为海鲜过敏引起的高烧,不是你想的那样。”

沈恋舒有种被捉弄的感觉。

“他海鲜过敏还去海鲜餐厅?”

周青尧谨慎道:“这个问题我不方便回答,恐怕要问他本人。”

沈恋舒:“他人没事儿了吧?”

“他……”周青尧顿了顿:“有事。”

沈恋舒:“过敏这么严重?”

“他情况特殊。”周青尧支支吾吾。

沈恋舒又问:“人还活着吧?”

周青尧:“还活着。”

“那就好。”沈恋舒点头:“找我什么事?”

“是这样的舒舒小姐,我手头有个案子开庭,下午走不开,想请你过来照看他一下。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沈恋舒大方道:“我帮他请个护工吧。”

周青尧忙说:“也就一个下午,打完点滴观察一下就能走,你看……”

“他家人呢?”问完,沈恋舒想起来,除了远在乡下的万奶奶和他那个道德沦丧的亲生父亲,万城没别的亲人。

她是他的未婚妻,周青尧找她没毛病。

“地址发我。”

万城送她那辆车还停在商场地下车库。

沈恋舒拦了辆出租:“去人民医院。”

走进病房,沈恋舒扔掉口罩,从包里掏出消毒喷雾,从头到脚喷了一遍,又对着病床上的万城喷。

万城侧头看了看她,像是很意外:“有事?”

跟医院的消毒水比起来,她手里这瓶只能算是个加湿器。沈恋舒心里清楚,但就是愿意喷个心理安慰。

万城难得没有嘲讽她的中老年行为,视线在她身上停留几秒。

“周叔给你打的电话?”

沈恋舒把消毒喷雾塞回包里,拧开水龙头冲手。

来医院探病,她打扮的像来参加婚礼,漂亮的眼尾挑起:“要不是你救我两回,我根本不会来。”

万城收回视线:“嗯。”他气息微弱。

沈恋舒坐在他旁边擦手,她闭上一只眼睛,瞄准,把用过的纸巾抛进垃圾桶。

万城心想,幼稚。

他看着她露在外面一张白皙的脸:“头发怎么扎起来了。”

“已婚妇女盘发,好看吗?”

她正值妙龄,就算被冠上已婚头衔,也是花样少女的模样。

“好看。”

“你还真信。”沈恋舒嫌他没有惜命意识:“这是为了把头发网起来,不让细菌感染它们。”

万城不再像昨晚那样看她,他的眼神平淡如常:“嗯。”

见他虚弱成这样,连目光都没有平时犀利,沈恋舒莫名有些心疼,抚上他的脸:“看你,不能吃海鲜,干嘛非逞能?”

万城垂眼看她指尖,低声答:“你给的。”

“那你给我使个眼色呀。”

难怪嚼那么慢,原来是不想咽下去。

她问:“除了海鲜过敏,还有什么是你过敏的?”

万城:“花粉。”

沈恋舒:“花——”

花粉也过敏吗……

她若有所思。

“舒舒……”

“不是受伤就是过敏,你怎么这么病娇。”沈恋舒打断他:“怪人。”说他娇气,他劲儿又大得离谱,臂膀肌肉绷得紧紧的,有八块腹肌,打架的样子又帅。

“好好的一个人,说倒下就倒下了。嘴馋一时爽,你长点记性。”

万城安静的听她喋喋不休。

他讨厌喧嚣,讨厌人声,有时烦起来他感觉身体就要爆炸。但他喜欢听沈恋舒叽叽喳喳。她的声音,神奇的具有安定作用。

他闭上眼,享受这一刻的美好。

这人今天是烧傻了?

沈恋舒看着万城安静无害的脸。

他的睫毛浓长,鼻梁直挺挺刷下来,乍一看还以为是漫画书里的漂亮男主复活了。

虽然平时老年做派,时不时还疯,但他的实际年龄跟她也就差了不到一岁。

说到底就是个装老成的年轻人。

现在生病了,眉眼乖的像只小奶狗。

沈恋舒轻轻抱住他的脑袋,低头,额头贴着他的。

鼻息间全是她的发香,混着其他不知名香气,万城手臂收拢,轻轻环住她的细腰。

她瘦得离谱,他不敢用力。

沈恋舒睁眼,对上他漆黑的眸。

“还是烫,要不要叫医生?”她眨眼,睫毛轻轻擦过他的脸颊。

万城有些心痒。

“你在做什么?”他嗓音微涩。

“口渴?”沈恋舒察觉到了,松开他,帮他倒了一杯水:“人工测量体温。小时候在农村,我外婆就是这么给我量体温的。”

万城没伸手去接,鼻腔滚出一声低低的叹息。

“沈恋舒,我起不来。”

他那一声性感叹息,让沈恋舒心神动荡。

她觉得自己有罪,居然对着个病号想入非非。

她把病床摇起,往他背后垫了只枕头,赎罪一般,温声细语哄他:“乖,喝点儿水。”

“好。”万城抬了抬手臂,眉心拧在一起,俊面苍白又脆弱。

沈恋舒看出来了:“是使不上劲儿吗?”这个角度,正好看到他手肘上的伤疤。

她动作一顿。

那是为了保护她留下的。

她捧起水杯,低头吹了吹,抿一口试水温,再送到他嘴边,像照顾小孩一样“啊”了一声:“宝贝,张嘴。”

万城被呛着了。

沈恋舒手忙脚乱给他擦嘴。她没有照顾病人的经验,怕把他呛晕过去。

万城唇色惨白,她于心不忍,用勺子一口一口喂他。

他看起来是真渴了,一口气喝了两杯。

沈恋舒问:“想不想上厕所?”

万城看她:“嗯。”

沈恋舒:“你先憋着,我给我弟发信息,叫他过来搬你。”

他改口:“不想。”

沈恋舒指指他的手肘:“我有很多好看的贴纸,你那疤,可以遮一下。”

万城问:“什么贴纸?”

“泡泡糖吹过吧?就是那个里面的。”

“没吹过,见过。”万城眸光微动,视线落在她锁骨处,像是在怀疑她的纹身是不是真的。

“这个是真的。”沈恋舒说,“那些假的是我吹泡泡收集下来的,跟卡片放在一起,全搁陆持之那儿了,不对……”

她想起来了,箱子还在万城的房子里。当时为了耍酷,她走得急,后来有事耽搁,没来得及去搬。

“我的东西,你不会全扔了吧?”她屏住呼吸。

万城:“扔了。”

“——我杀了你!”沈恋舒掐住万城的脖子,恶狠狠逼问:“扔哪儿了?!”

万城:“杂物房。”

“哼!”沈恋舒撒手,斜他一眼:“密码没换吧?我叫人过去拿。”

万城:“自己来拿。”

“我搬不动。”

“常住地,密码不便泄露。”

“你还住那儿?”沈恋舒问。

“嗯。”

“啧,舍不得我的味道呀?”沈恋舒得意忘形,趁他虚弱没有反抗的能力,手指在他身上弹钢琴。

万城没有驳她的话,纵容着她胡作非为。

她指甲鲜艳,纤细的指尖停在巧克力肌块上,像是还不满足,她勾起衬衫衣摆,无阻碍继续弹奏。

身材好棒。

这样真材实料的美人,结婚摆在家里当个花瓶,也是不错的。

她从上弹到低,停在凸起的地方。

万城鼻息微促:“别碰。”

大仇得报,沈恋舒笑得像个女魔头:“你叫呀,叫破嗓子也没人来救你。”

万城忍出一头汗。

他别开脸,不理这女流氓。

她越来越过分。

金属滑轮发出清脆的声响,皮带被抽走的一瞬,万城猛睁开眼睛:“沈恋舒!”

沈恋舒看他恼成这样,没太过分,拉过被子,盖在他身上。

“睡吧宝贝。”

她拿了包,潇洒地转身。

“你去哪?”万城问。

“逛街呀。”沈恋舒晃了晃手机:“我问过护士,你三点钟打针,我两点五十九回到这里,刚刚好。”

万城:“你数学真好。”

“谢谢夸奖。”沈恋舒好心提醒:“下次在林修越面前你不用装,我们两的事他知道的。”

万城的表情冷了下去。

“他知道什么。”

“你发来的合约,我找他的律师帮忙看过,他也看见了。”

万城眼中的温情顷刻间烟消云散。

他面若冰霜:“我不值得你信任,是么?”

“万总觉得呢?”她对他的称呼依然保持着距离。

【畅读更新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

上一章 回书目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