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轻易开口的我会引发灾难吧》

第 28 章

出租车的司机在良子的要求下把车开的飞快,他们很快便到了玫麦大厦的附近。

但是由于玫麦大厦受到袭击的原因,这里的交通受到了管制。许多的车子都被堵在了道路中央,车子们的喇叭声一直在滴滴的响个不行。

良子看到这一幕,便直接往车里甩了一张钞票然后迅速的开门下车。她从车流中努力的往玫麦大厦那里奔跑着。

但是道路的前方还有警方在阻拦着人群并控制着现场,因为他们担心激动的家属还有采访的记者们会冲过警戒线。

良子在奔跑时看到了人们腿下有一个缝隙,便迅速弯腰从里边钻了过去。

里面的警察发现有人跑进了警戒线里,然后便从警戒线的四周出来了几个警察想要去追她。

听到背后的呼喝声良子依旧不停的奔跑着,头也没有回。

“正在追着我的人一定会因为脚滑而摔倒吧。”

她的话音刚落,后面的一个警察就不小心摔倒在地,他在摔倒前手不自觉前伸又把另一个警察也拉扯的摔倒了下去。

等他们爬起来时,刚刚追逐的那个女生便已经跑进了大楼当中,他们不得不撤了回去,继续阻拦那群情绪激动的普通民众们。

良子缩起身子,从玫麦大厦的大门那里跃了进去,然后找到隐蔽物躲藏起来。

其实一楼这里被麻川组进行破坏过后他们便已经撤退到楼上了,因为这里的大门和各种通道太多,还很容易受到袭击,所以麻川组只用看好上面的楼层和入口就可以了。

而良子所要寻找的大型超市恰好就在一楼这里。

这里的地上有很多的碎玻璃,同时一些商铺都被砸的破破烂烂的,有的地方甚至还有些人躺在地上生死不明,这些都是被麻川组扔的炸弹或者随意射击时被波及到的人。

良子看着地上的这些破烂的模样,微微的闭了闭眼。

她一只手揪着胸前的衣服握着,慢慢的呼了一口气。

然后她慢慢的从这里摸索过去,这里除了伤者已经看不到什么人了,楼上还响着枪击声,好像有警察已经从别的通道那里强行的突破进去了。

良子她不需要直接上楼去面对那些犯/罪分子,只需要在一楼的超市确定母亲不在这里就好。

她定了定神,现在不是慌乱的时候,她还没有找到母亲,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因为从小就为了控制异能的原因,她的情绪冷静的很快。

她顺着角落那里溜进了超市当中,里边的很多货架因为爆炸的原因都已经倒塌了,商品全都零散的洒落了一地。

地上有的商品甚至还在炮炸引起的火焰里进行着燃烧,她慢慢查看着那些因为受伤倒地而人事不醒的人。

虽然这么想有些过分,但是太好了,不是,不是。

良子她慢慢的摸索查探着,然后找到了家庭主妇们最爱去的日用品区域。

这里的一些日用品许多都从货架上掉了下来,地上的血迹被破碎瓶子里的液体给浸盖上了一层,最后又融合在了一起。

她小心的避过了这些东西,慢慢的从倒塌的货架上翻了过去。太好了,直到现在还没有看到母亲。

说不定,母亲已经回家去了呢,因为时间错开了所以她们才没有遇到。

再找找,直到确定母亲不在这里了我就迅速回家里去,她一边摸索一边这么想着。

良子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心脏却在砰砰砰的跳动着,她感觉楼上的枪声都要掩盖不住自己的心跳了。

这里差不多快要被翻看完了,她打算等自己找完后就换到下一个区域。

到了日用品这里最后的一排了,她忍不住想要呼一口气,但是等她彻底的转过弯后,嘴里还没有完全呼出的那口气便卡在喉咙里。

那是一条熟悉的杏色裙子,今天中午醒来时良子还看到它的主人在穿着它在做着家务。

现在裙子的主人就这么安静的躺在地上,一个购物篮带着挑选好的商品摔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离她很近的那个货架也因为爆炸的原因倾倒了下来,甚至有一部分还压在了她的身上。

她就这么侧着身子躺在地上,长长的头发把她的面容给遮盖了起来,让人看不清她的样子。

她就那么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也不知道现在她的情况到底如何。

良子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呆掉了,这时连楼上的枪响声听着都觉得模糊起来。她的呼吸开始渐渐变得急促,然后她连忙上前打算把那个压着女人的货架推走。

货架太重了,她手脚并用的才非常费力的把货架从女人的身上弄开。

良子看到女人的身体还有起伏,便忙把那个女人抱到怀里查看。

良子的嘴唇颤抖着,然后把盖到女人脸上的头发撩开,她的脸上有着细小的伤口,额头上还有被砸到的伤痕。

果不其然,是母亲。

但是母亲的嘴角带着吐出的血液,一般能让人因为受到伤害而吐血的情况不多,其中最大的可能性是....

良子感觉自己的脖子僵硬的转了过去看向她母亲的身体。

母亲的肚子那里好像因为被弹片击中了,那里现在正在往外冒着血,再加上母亲嘴边已经凝结的血块,结果很明显。

她的内脏受伤了......

良子忍不住摇了摇头,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这时躺在她怀里的母亲皱了皱眉,好像是因为疼痛而清醒了过来。良子扶着她,让她慢慢的在自己腿上躺下然后用双手紧紧按压着她的伤口不让血液过多的外流。

母亲醒了过来看到良子,刚想要开口跟良子说话接着便呕出了许多血。

良子看着那滩被呕出来的血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虽然视线被泪糊的变得模糊起来,可她的双手却只能紧紧的按压着母亲的伤口,即使这些行为起效的微乎其微。

母亲肚子中弹的位置在胃部,本来她还抱有侥幸心理只希望是受伤没有伤到内脏。

但是母亲她刚刚又呕出的那滩血直接残忍的打破了她的希望。

良子虽然只上过生物课,但这也让她很清楚的知道如果人胃部破损的话,用来消化的胃液就会从胃部的伤口流出然后会腐蚀人的内脏,这段时间是非常痛苦的,而且如果救助不及时的话,人就会因为胃部破损而被自己给毒死。

她知道救护人员就在外面,可是这里乱成一团糟救护人员根本进不来。

良子把母亲扶起来,打算把她背出去,可是她一动作母亲就又开始痛苦的吐起血来,血很快便把她们两个人的身上都给浸透了。

良子咬着自己的嘴唇,眼泪不停的往下掉着。

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这个时候说什么有用啊,现在能起效用的话根本没有多少。

因为伤口已经产生,在常理的情况下是不可能瞬间治愈。

良子的母亲这时已经清醒过来了,胃部的疼痛也使她清楚的明白自己现在的状况。

因为失血过多,她的身体开始渐渐发冷,她看着周遭被破坏的一切听着楼上传来的枪响,很快就知道了商场变成这样的原因。

救护人员是不可能来得及的,这里的伤员很多,她现在还在超市的内部,即使是抢救也不会那么快轮到她。

更何况,她伤的太重了,之前倒塌的货架砸到了她的身上,她右边的身子现在已经完全动不了了。

良子的母亲嘴里一边往外吐着血,一边跟良子说着话。

“良子....你不该来这里的..”

良子的手还在捂着她的肚子便只能摇着头,示意她不要再说话了。

母亲没有停下自己话,她知道如果现在不说的话,之后可能就没有机会了,医疗人员是不会过来的。

“良子,别难过,妈妈只是太累了有些想睡觉而已。”

良子不知道现在能说什么,她快要恨死自己了,现在只能无助的流泪摇头没有办法做出回应。

母亲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良子,她胸前的衣襟上都是她刚刚吐得血,现在双手和下半身的衣服也都被她的伤口给弄得脏兮兮的。她的女儿现在用力的把手捂着她的伤口,以期能减缓伤口血液的外涌。

她看着良子眼睛流着泪嘴巴紧紧咬着唇不住摇头的样子,不禁感觉自己的眼睛也渐渐湿润起来了。

“良子,你看着我良子。”

她伸出沾着鲜血的手抚摸着自己女儿的脸颊。

“你要好好的活着啊,良子。”

“不管你将来打算怎么样,留在城市里也好回家里也好,无论如何你都要好好的生活下去啊!”

她本来是想要安慰良子这都没什么,可是说着说着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她的声音变得哽咽。

“对不起....良子....对不起。”

她哭了起来。

“我可怜的孩子啊....你一个人以后该怎么办呢?”

她又呕了一口血出来,胃液腐蚀内脏的痛苦让她忍不住皱起了眉来。

良子看着母亲的样子,在大脑里忍不住想到,如果我说了不要死,母亲是不是就不会死了呢。

她被自己的想法渐渐蛊惑了,想要就这么说出来。

但是母亲看透了她的想法,喝止了她。

“良子!”

“不要做出你不该做的事!生与死不是你可以随意践踏的东西。我可从来没有教过你,你可以这么随意的去玩弄这一切。”

良子被母亲的严厉的视线盯着只能默默流泪。

“你要做的,就是好好活着,不要用你的能力触碰你不能触碰的东西。”

她费力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说着。

“我不是教过你了,要掌握住它,不要被力量所支配。不然有一天你会因为它闯下大祸!你只要平平安安,幸福的活着就好了。”

“我这么费劲的教你,不让你说话,不让你随意发泄自己的情绪,是为了你能够人生能过的顺利,过的好好的,而让你不是被这奇怪的力量控制自己的。”

她感觉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泪流了出来,不舍得看着自己的孩子。

“良子啊...我走了以后你一个人可要怎么办啊。”

“我的孩子,我那可怜的孩子啊......”

她的瞳孔已经开始变得涣散了,最终她呢喃的说完后就这么没了生息。

这个一生都没有怎么自由幸福过的女人,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女儿,留下的最后一句话也还是在担忧着她。

良子看到母亲就这么垂下的手,痛苦的哭出了声。

好恨啊,都是自己的错,要是下午没有选择出来玩,而是和母亲一起买菜,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可是罪魁祸首现在还在楼上好好的,甚至还在继续为非作歹。

可恶啊!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情!

良子愤怒的简直想要诅咒那群人就这么死掉!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是他们干的这种恶事才导致无辜的人就这么惨死!

都是他们的错!

就在她快要做出可怕的事情时,门口突然响起了巨大的爆响声,是有什么人闯进来了。

良子听到声音忍不住看了过去,是一群穿着军装的人迅速到达了现场,为首的是一位年纪有些大的军人和两位少年跟一个小女孩,良子看到他们进来后便迅速的冲到了二楼上去。

等他们上去后很快楼上便响起了巨大的爆炸声,二楼的天花板甚至因此还破了个大洞。

在巨大的烟尘当中她依稀看见楼上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因为灰尘较多良子拿胳膊挡住脸避免被烟尘呛到。

隐约间,良子又看到有个人从洞里跳了下来。

等灰尘渐渐散去,良子放下手臂抬眼看了过去,那是一个手拿长刀的少年,他把刀指向了对面那几个从楼上掉下来的人面前。

那个少年感受到了身后的动静便微微侧了侧头,似乎是没想到楼下还有幸存者,他往良子的方向走了几步,好把她挡在自己的身后。

这时那几个从楼上掉下来的人终于站起了身,然后他们拿枪超这边疯狂的扫射过来。

良子的瞳孔微缩,完了,现在来不及开口了!

但是只见面前那个穿军装的少年突然大呵一声。

“异能力——雪中梅”

然后只见他身边也浮现出一瞬良子熟悉的光带,接着他手中的刀剑迅速扭曲变换形状,他将手一挥,对面打来的子弹都被迅速的他的刀剑给回击回去。

那几个人就这么被自己的子弹击中倒下了。

良子看着少年恢复原样的刀剑眼睛呆呆的缓不过来神,此刻她想到了修治少爷曾经说的,有特殊能力的肯定还有人。

原来这都是真的吗?

这时,那个拿刀剑的少年确认危险解除后才转过身来对良子说。

“危险,很快就会解除。”

说完楼上又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响,接着从门口那里又冲上去了许多武装人员。

这个少年抬头从洞口看了看楼上的动静,然后又低下头看着良子。

“已经结束了。”

他很认真的把这句话说完就转身离开了这里,良子就这么呆呆的坐在地上。

“结束了?”

她连做出坏事的恶人都没有报复就这么结束了吗?

所以....

这到底都算什么呢?

她就这么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母亲,很快一些严密武装的人把那些没有投降的犯罪分子们都剿灭掉了,而已经投降的都被抓捕起来从楼上拖了下来。

等到那些军/人们控制住场面之后,那些警察消防还有救护车终于都可以进来发挥自己的职责了。

良子看着那些警察将楼上的那些人们都给带了出来,进来的医疗人员也将受伤的幸存者放到担架上抬了出去。

终于,有医护人员们带着担架来到了良子的身边,因为她看上去样子有些骇人。

在外人看来,面前的少女眼神呆滞,衣服上身上乃至脸上都是血,她的怀里还抱着一个生死不知的女人,一看两个人都是受了重伤的样子。

医护人员们一边询问着良子的状况,一边把女人从她怀里接了过去。当发现对方已经失去生命特征后便把人放到担架上开始专心查看起良子的状况。

良子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然后站了起来。

有人想要过来背她,她也拒绝了,就这么跟在抬着母亲的人后面。

结束了啊...

就这么结束了...

连伤害母亲的人,都不是自己解决掉的,母亲也离开了...

她感觉自己在做梦一样,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

她看到担架上脸色已经开始变得苍白的母亲,然后低下头看着自己手上的血。

泪又不由自主的滚了出来。

一切...

都结束了啊...

就这么结束了啊....

昏暗的办公室里电视正播放着玫麦酒店受袭击的直播新闻。

这时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电话的主人随手将电话接通,里边传来了稳重的声音。

“太宰先生,这里是广津。”

“麻川组已经被军警破灭,任务顺利结束。”

办公室里昏暗的灯光晦涩的打在拿着电话的人的脸上。

“这样啊,我知道了。”

【畅读更新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