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柔情溺我》

第 20 章 抱在怀里

林岁晚呆呆的被他拉着走,机械式的上着台阶,傻了。

这是第一次和异性牵手,之前和周演只局限于他牵她的手腕,因为她不习惯被触碰手部。

可是苏景淮牵着她,她却没有反感,只是诧异,他怎么牵她的手呢,这样亲密,似乎超越了朋友的关系吧?

大手包裹着她的小手,微凉的指尖被温暖紧锁,像是在冰天雪地里玩了雪之后回到暖炉边,瞬间就热了起来。

林岁晚的手一到冬天就冷冰冰的,学习的时候都要装一杯热水暖一暖才能写字,她以为大家都是这样的,却没有想到,苏景淮的手这么暖,像是火炉一样。

走了这么久,他的手心也没有汗,很干燥,很舒服,只有指腹细微的老茧,林岁晚感觉苏景淮的手比她的手还要软。

她的视线偏向苏景淮,男人比她高一个头,走在她身侧,宛如一座抵御寒风的大山。

林岁晚才平息的心跳又开始剧烈的跳动,手心的暖意传递到了心脏,好像连心脏都感受到了苏景淮的温暖。

林岁晚从未遇到过这样的男人,体贴、温柔,就像是在书中看见的从英国中世纪走出来的绅士。

她的耳朵被风吹了有些冷,可是此刻她不看镜子都能感觉到有热气蔓延,她的耳廓一定红了。

林岁晚的长睫颤了颤,垂眸看着两人交握的手,她的前面是一对情侣,男人握住女人的手,和他们两个一样。

这样的想法让林岁晚心惊,她什么时候,竟然起了这样的念头。

“嘶……”想的太出神,林岁晚磕到了台阶,幸好被苏景淮拉住了她,要不然她非得和台阶来一次亲密接触,直接转头下山去医院了。

“注意点,走路怎么也出神?”苏景淮握住她的肩,才没让她摔跤。

“不好意思,谢谢。”林岁晚的脸爆红,她都想到哪去了,怎么会因为胡思乱想而出糗。

太丢脸了。

“傻乎乎的,我要是不拉着你,你就要亲吻台阶了。”苏景淮有些好笑的摸了摸她的脑袋,真的好迷糊一个小姑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岁晚努了努嘴,不敢说话,心虚和丢脸在交战。

苏景淮也没说太多,继续牵着她的手上台阶。

两人认识也快两个月了,初认识的时候,南临市还很热,现在都入冬了。

两人的关系也从陌生人到了现在能手牵手的“朋友”了。

其实苏景淮刚刚握住她的手的时候内心还有点紧张,怕林岁晚会甩开他,真要是那样,就有点尴尬了。

不过林岁晚很乖,根本没有挣扎,任由他握住,软乎乎的一个小姑娘,乖巧的像是布娃娃。

她的手太冰了,像冰块一样,额头出了汗,手指居然还是冰凉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体质。

不过握了一会逐渐的就暖和了。

她的手和人一样,小小的,软软的,指腹有薄茧,她这样辛苦,有老茧再正常不过了。

明明什么都没做,只是牵了牵手,苏景淮竟有种满足感,他也是疯了。

两人各自埋着心思,一路往上走,林岁晚总觉得有别人在看她,可是她知道只是想多了,这里人来人往,每个人都顾着自己,哪有人会有时间顾着她。

很快两人就到了山顶,是一座很恢弘大气的寺庙,“净安寺”三个大字闪闪发光,寺庙的金顶也闪着金光,许多人进进出出,一眼望过去都是人。

“今天有个小集会,人比较多,我们进去看看。”

林岁晚点了点头,一双杏眼好奇的打量着,这还是第一次来这么大的寺庙,人也太多了,像是赶集一样,周围还有很多人在摆地摊,这里只能走上来,怎么把这么多东西弄上来的,也太辛苦了。

光是从台阶结束,到走进寺庙,两人就花了半个小时,人太多了,而且新奇的东西也挺多,林岁晚有种逛庙会的感觉。

苏景淮从一开始的牵着她的手,到后面揽着她的肩,怕她被人群冲散,把人护在怀中。

林岁晚已经紧张的不会说话了,生怕自己心跳太快会被苏景淮发现。

他这样,算不算抱着自己?

可是林岁晚却完全没有不适感,只是紧张,连步子迈的都有点乱。

苏景淮的怀抱好温暖,很有力量感,她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怀抱了,有点像是父亲的怀抱,充满安全感。

事实上,她的父亲上一次抱她,她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妈妈和她不亲,爸爸则更是疏远。

“走吧,我们去买点香烛上个香。”苏景淮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他其实也没有想要占林岁晚的便宜,只是觉得这样做方便就这样做了,没有感觉到林岁晚的不适,如果有,他早就松手了。

“你对这里很熟吗?”林岁晚完全不知道往哪走,到处都是人。

“以前常和我母亲来上香,她信佛。”

林岁晚哑然,一个信佛的女士应该很和善吧,可是却遭遇不测。

真有些遗憾。

苏景淮揽着她的肩走到卖香烛的地方买了一份递给林岁晚,“这里的香烛都是分好装好的,刚好够各个殿宇。”

林岁晚握着香烛,一大把,这得有多大啊。

建造这个寺庙得花多少钱啊。

不过香火这么旺盛,应该很快就回本了。

苏景淮带着她去上香,林岁晚还是头一次来这样的地方,就学着他的样子做,不过她目前没有什么想求的,最近日子平坦,一切都好。

她的余光注视着苏景淮,想了想,在心里默念:“那就祝他平安顺遂吧,好人有好报。”

两人一共去了五六个殿宇,最终在一个较小些的殿宇停下,“想不想去求签?”

“像电视上那样吗?”林岁晚有点期待。

“嗯,进去吧,来都来了,求一个,听说挺灵验的。”苏景淮先她一步进去。

林岁晚只看过电视上的人求签,自己没求过,所以她站在一边看跪在蒲团上的女士求签,等了一会才轮到她。

“去吧。”苏景淮推了她一下,“我不求。”

林岁晚学习能力强,只是看了一会,就学的有模有样,最终求了一支46号签文。

苏景淮带她去解签。

大概想到这也是隐私,苏景淮说出去外面等她。

原本林岁晚是想说求学习的,结果苏景淮一走,她胆子就大起来了,和老师傅说要求姻缘。

说完之后自己脸都红了。

“求姻缘这是上上签啊,不错不错,姻缘马上就到了,一切顺其自然就可。”

一听是上上签,林岁晚的嘴唇下意识的扬起,也不知道心里在期盼些什么。

解签是随意付多少钱的,林岁晚难得大方,扫了三十块钱,小一天的伙食费了。

出来就看见苏景淮站在一旁,视线落在不远处的一颗银杏树上,秋叶凋零,只剩下几片黄叶了。

“走吧。”

“怎么样,看你的心情还不错的样子。”苏景淮注意到她上扬的唇角。

林岁晚心情特别好,她眨了眨眼,“上上签哦,这还是我第一次求来的上上签。”

“这么好,恭喜啊。”苏景淮也被她的笑容感染。

“嘿嘿,走吧。”

“等等。”苏景淮回到里面。

林岁晚看着他,还以为他也想求签,却只见他扫了一下那个老师傅的二维码,好像是想转钱给他。

“你做什么?”

“多给点香火钱,上上签来之不易,感谢佛祖。”

“多少?”没等他回答,林岁晚先看见了他的手机界面,扣费20000,“太多了吧。”

“不多,难得你抽到上上签,走吧。”能让林岁晚这么高兴,两万块钱又算得了什么。

林岁晚还想说点什么,却被苏景淮揽着肩膀走了,她还没回过神来,两万块钱呢,可真是财大气粗。

跟在苏景淮身边,大概是时刻被他的金钱观惊讶到吧,不过这只是九牛一毛,更多的,苏景淮还不想吓到她。

往里走有一家小店铺,卖的都是金银玉器之类的手镯、项链,说的好听就是都在佛祖面前开过光的,戴着求平安,也不是很贵,所以挺多人买。

苏景淮今天带她来就是为了这里,“看看有没有什么喜欢的。”

“我不买。”林岁晚的钱还不够还债呢,怎么会买这些身外之物。

“我给你买,你把你的手链给了我,我给你买一个。”苏景淮知道林岁晚不会主动挑,索性看了起来。

林岁晚连忙摇头,想说不用。

但苏景淮却已经看中了一个金貔貅的红绳手链,给她戴了上去。

“不够精致。”苏景淮又取下了。

“我真的不用,我们走吧。”林岁晚也顾不得什么男女之情,拉着他的胳膊就要带他离开,他哪还需要还她啊,她欠的可多了。

苏景淮却纹丝不动,继续挑选,放弃了手链,挑了一个桃木镶玉的木牌项链,“这个好看,中间的玉看着种水不错。”

林岁晚都还没看清楚模样呢,苏景淮拉了她一把,把她整个抱在了怀里,解开项链扣子,从后面给她戴上了。

这简直就是强买强卖啊。

可是为什么她的心跳这么快。

【本章阅读完毕】

【畅读更新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

上一章 回书目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