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海王送渣攻们进火葬场》

这完全不像他啊! 我没救了,直接抬走吧。

傅氏廷安办公楼三层的白沙会议室一大早就充满了人气,小会还没有正式开始,但围坐着的精英员工却大多都没有闲着,纷纷小声交流着工作上的相关事宜。

“傅总,这是之前星华分部呈过来的策划书,我和雨田在这基础上做了简单的修改,麻烦您过目。”

“嗯。”傅临北接过策划,从头到尾仔仔细细地翻阅了一遍,眉头不由得轻微蹙起,“这次的目的主要是下沉市场的开发拓展,所以组合服务这块儿一定要跟上,这个方案灵活度不够,很难刺激消费。”

“明白。”说话的男子很快领悟了问题的关键,恭敬地躬身颔首,把文件小心地拿了回来。

“唐部长。”他又转向旁边大波浪卷发的艳丽女子,语气沉稳公事公办,“三水度假区民宿的入住率目前还是一个问题,除了宣传方案偏程式化,投放渠道也要重新考虑。”

“我马上修改。”唐怜忙不迭地点头应下,马不停蹄地立刻给自己项目组的成员发了夺命连环钉。

叩叩叩——

众人各司其职,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有节律性地响起,态度十分彬彬有礼。

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容貌极为出色的卷发青年正从门边一步一步疾行而来,穿着打扮十分贵气,面上神色却一点都不傲慢,身上那股青春洋溢的气息蓬勃而来,像是给空气凝滞的会议室吹进来一阵清风。

然后众人就目瞪口呆地发现,刚才还面无表情像台中央空调一样不断释放冷气的傅总顷刻间心情大好,眉头舒展开来,微沉的俊脸一下子多云转晴,那双深邃的眼睛也变亮了。

“渐西,你来了。”就连说话的语气也温和了不少,坐在左手边的唐怜闭着眼都能感受到男人身上传来的一阵雀跃。

这人可真牛啊,掌控傅总喜怒哀乐,天王老子都没他好使。唐怜心里啧啧称奇,纤白的玉手在桌子底下给晋秘书比了个大拇指。

小意思啦,这俩人之间多得是你不知道的事呢,等我有空再继续给你分享八卦哈。晋秘书给她回了个“ok”的手势,嘴角微扬笑得十分隐晦。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林渐西其实比约定的时间还早到了二十分钟,但看到众人基本上已经到齐,还都齐刷刷地看向自己,还是先开口认真地表示了歉意。

“没有迟到,刚才我们在谈其他的事,项目组会还没开始。”傅临北温声向他解释,伸手指了指自己旁边的座位,“先坐吧。”

“好,谢谢。”林渐西冲他微微一笑,从善如流地在转椅上坐了下来。

他作为演员,对镜头和目光聚焦早就习惯了,所以面对这么多人或好奇或复杂的视线,也没有半点怯场,反而很有礼貌地一一回看,嘴角露出一点亲切却不过分热络的笑意。

青年的外表和气质本就出众,这么一笑更是晃眼,于是一圈围坐着打量他的同事倒先不好意思起来,一个个心怦怦跳地收回了目光。

“介绍一下,这位是林渐西,科大的高材生,目前在尧安分部pte实验室研究不稳定蛋白,也是这次公益课程设计的主要牵头人……”

平常寡言少语的男人这会儿夸起人来倒滔滔不绝,眼底满是欣赏。在座的都是人精,哪能看不出来这什么情况,于是都露出一点心照不宣的暧昧神色。

“大家好,我是林渐西,很荣幸未来的一段时间能和各位一起通力合作。我没有太多项目上的经验,所以之后要麻烦大家照顾了。”

林渐西并没有因为傅临北刚才的褒奖露出任何得意之色,态度不卑不亢,语气十分谦虚。

“欢迎欢迎!”“哎呀,这么客气干什么。”“我们哪儿敢照顾啊?”众人调侃的声音此起彼伏,大部分是真心,但也有那么一小撮话里带着点意味深长的味道。

因为老板的好心情,会议室里的气氛肉眼可见变得轻松起来,周围响起的鼓掌声极其热烈,大家笑得也非常真挚,其中就数晋秘书乐得最开心,简直是牙不见眼,仿佛看见财富密码在眼前闪闪发光。

见状,傅临北表情微敛,迅速扫视了四周一圈,将所有人的神色尽收眼底,然后才把文件夹往前一推,语气慎重地宣告:

“渐西对福利院的情况比较了解,你们有什么不确定的可以直接问他,方案交上来之前也先给他过一遍。”

嘶——他这话一出,众人登时齐齐地倒吸了一口凉气,都有一瞬间的怔愣。

这无疑是一次表态,相当于在林渐西这里直接设了一道关卡,那么至少在这个项目上,傅临北给了他极大的权限,所以除了两人私下的关系外,这毫无疑问也是对青年能力的一种信任。

几个负责人不禁眼含惊诧地面面相觑,而刚才还持观望态度的人也不敢再有任何怠慢的心思,对眼前这个青年的地位又重新进行了估量。

会议中途的短暂休息时间,助理敲门进来给大家送咖啡,随着她轻微的走动,浓郁的香气顿时盈满了整个空间,让人不由得精神大振。

“傅总,您的全麦。”

一杯拉花的全麦纯咖轻轻放在傅临北桌前。

不料,俊美男人低头看了一眼,直接不动声色地把自己这杯咖啡挪到了林渐西跟前,然后朝女子使了个眼色。

助理顿时心头一惊。

往常的早会咖啡所有人都是统一的,但今早傅总特意说要一杯全麦纯咖,她就想当然地以为是傅总想要换换口味,没想到是给眼前这个漂亮的年轻人准备的。

而林渐西也是一愣,默默地看了看其他所有人包括傅临北桌前的美式,又瞅了瞅自己手边的这杯,当下就忍不住讶异地看向男人。

而就在这时,傅临北也正好心有灵犀地看了过来,四目相对,他忍不住嘴角一勾,立刻就露出一点藏不住的笑意。

旁边的唐怜忍不住“嘶”了一声,觉得单身也应该加入职工医疗保险项目,不然自己开个会都要把牙都酸掉了!

项目组的小会开得很顺利,结束之后,众人各归各位,而傅临北和林渐西则并肩走回了共同的办公间。

在没有别人在场的时候,男人身上锐利的锋芒便彻底卸了下来,周围空间那么大,却偏要黏糊在青年身边像一只大狗。

“刚刚的节奏,觉得还适应吗?”他很关切地问。

“唔没什么大问题,我觉得挺好的。”林渐西笑眯眯地回道,歪头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大家也都很友好。”

“那就好。”傅临北欣慰地点头,“技术开发上的问题可以找唐雨田,他是技术负责人,至于其他的——”

他顿了顿,嘴角微微翘起,“其他的问题都可以直接来找我。”

“这不好吧?”林渐西一惊,马上委婉拒绝道:“你那么忙,我还是不打扰你了,我可以找唐部长。”

“问我比较快。”傅临北眼皮一掀,轻抬下巴指了个方向,“我们离得近。”

这倒是实话,拜他所赐,两人办公的地方眼下就隔了一扇透明的玻璃门,确实是抬脚走两步就到了,而唐部长的办公室在隔壁的隔壁。

“那也行,就是太麻烦你了。”林渐西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权衡一会儿之后,还是乖巧地应下了。

“你的事怎么会是麻烦呢?”傅临北理直气壮地反驳,穿着西裤的两条长腿靠在桌边,面上神色是难得的张扬。

咦,这话听着怎么有点怪怪的……

林渐西眼皮微跳,总觉得今天一系列的发展都让他心里咯噔咯噔的,于是干笑了两声没回应,然后便快步走进男人给自己安排的办公区。

这个地方他上回来的时候已经参观熟悉过一遍了,但等到真的坐在办公桌前的时候,却总觉得哪里好像有点不大对劲——

他抿了抿唇,对着不远处男人的办公位盯了许久,还是忍不住脱口而出道:“我们以后就这么一直互相面对面工作?”

大概是他语气里的犹疑太过明显,傅临北面色微变,立马挑了挑眉:“对着我,你觉得不舒服?”

“没有没有!”林渐西连忙摆手否认,眼底的神色却流露出几丝纠结,“就是觉得有点……”

他欲言又止,发现自己一时半会儿也说不上来具体原因。事实上,他原来对工作环境根本就没要求,就算在外面的格子间和大家一起共事也完全没问题。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想到以后工作的时候这个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而自己每一个动作都有可能会被傅临北有意无意的一瞥尽收眼底,忽然就觉得浑身不自在起来!

见状,男人不禁低头闷笑一声,不再继续为难他,而是抬手指了下门边的绿色按钮,“这里可以调节玻璃的材质,换个档位,外面就看不见里面了。”

说着,他随手操控了一下开关演示,紧接着玻璃门果然发出了不小的动静,而且瞬间调整为了单向玻璃,往外看依旧是一览无余,但却完全保护了里面人的隐私。

“原来还可以这样。”林渐西看得一脸神奇,不禁发出惊叹。

“嗯,现在就不会不自在了吧?”傅临北语气轻慢,迈着长腿几步走近,懒洋洋地凑过来,眼底满是促狭,“当然,只要你想看我,随时都可以看得到。”

这话怎么也怪怪的……林渐西下意识地眉心一跳。

而且说话就说话,越靠越近是怎么回事,我又不是听不见!

更要命的是,男人身材高大,靠近的时候就有一股很强的气势压倒性地迎面而来,那种被什么东西牢牢包裹住的感觉简直让林渐西无所适从,后背一下子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渐西。”

十分有磁性的性感嗓音在耳边说话的时候,就好像低音提琴在轻轻吟唱,酥酥麻麻卷起一股电流,瞬间钻进耳蜗经过听神经直接传入大脑皮层,引发奇怪的战栗。

那张轮廓分明的脸近看更英俊了,简直没有任何瑕疵,鼻梁高挺,眼窝深邃,浅色的眸子里像是有一汪清泉在泛着淡淡的波纹。

林渐西吸了口气,却因为两人此时呼吸交叠而不敢太用力,心口砰砰直跳,竟然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

可是渐渐地,他长期从事海王工作所练就的敏锐雷达开始嘀嘀作响,终于发现有地方不对劲了。

傅临北同自己说话的时候,总是十分刻意地靠近,但却始终隔着一段距离并且控制在良好的范围之内,要是远了就会拉近,要是太近了就会躲远。

他的面色虽然没有任何异常,眼神也极为镇定,可是耳根却泛着明显的绯红,潇洒不羁的动作也不知怎么略带点刻意。

不是,这人到底在干嘛?

而且好像是从上次见面就开始了,说话奇怪,行为奇怪,连秘书也是奇奇怪怪。

这完全不像他啊!

这一刻,对眼前男人探究的欲望胜过了刚才的窘迫,林渐西不禁狐疑地眯了眯眼,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忽然有了主意。

“临北——”他陡然放软语调,瓮声瓮气地喊了男人的名字,尾音拖长带着点撒娇的意味,微仰着一张白皙的小脸,看起来简直是团任人搓揉的棉花糖。

傅临北:“!”

谁来救救我?

他呆呆地看着眼前的青年,只觉得脑中好不容易背下来的“风流霸总知识储备”瞬间不够用了,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意外,他根本不能思考,好像只能缴械投降。

“怎、怎么了?”傅临北艰难地吞咽了一下,磕磕巴巴地问。

两个人的距离已经太近了,傅临北一面要恪守“霸总要和对象靠近点才能说话”的原则,一面又觉得这样的姿势并不太好,脑子里正在进行激烈的心理斗争。

然而这个时候,林渐西不退反进,一下子猛地凑过去连鼻尖都要碰上男人的面颊了,那双漂亮的眼睛却还无辜地眨了眨,看着波光粼粼。

“你最近,好像有点不对劲哦。”

甜甜的语气里有好多挠人的小钩子,把人的心挠得不上不下,那张精致的脸逼近之后,娇艳的唇瓣微微撅起,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勾人的艳色简直要从眼角眉梢流淌出来!

傅临北瞳孔剧烈一缩。

刺啦——

他几乎听到了自己大脑里线路完全烧坏的声音,整张脸一瞬间爆红,连脖子都不能幸免,胸口跳得像是炸弹爆炸的前奏。

我没救了,直接抬走吧。

【本章阅读完毕】

【畅读更新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

上一章 回书目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