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综英美]我的披风成精了》

热恋

摆在桌上的手机响起来的时候天都还没亮,罗茜正在看他书架上的书,手忙脚乱地去抓那只手机,但杰森已经警觉地睁开了眼睛。看见是她,眼神才柔和下来。

她打了个手势示意没事,然后走到窗边接电话。

“下次拿走那把刀的时候提前和我说一声。”普罗米修斯的声音没什么温度,但也没有谴责的意味。

“你从维也纳回来了?”她悄声说,“歌剧好看吗?”

“你声音为什么这么小。”他意识到了不对劲,“罗瑟琳,你现在在哪里?”

她尴尬地环顾了一下,试图找到一个合理的借口,但她触目可见安全屋内摆着的植物、衣柜、书架、武器架、多屏电脑、柔软的大床、床上已经坐起来静静看着她的杰森……没有一个能给她足够的灵感让她现在立马编出一个可以骗过他的鬼话。

“我……在……”她僵硬地说,视线不知为何落在杰森的喉结上,他吞咽的时候喉结上下滑动的模样性感极了。

视线再往下游动,接触到那光裸着的完美上半身,胸前肌肉就那样暴露在冷空气之中,鼓鼓胸肌看上去很好摸的样子。压在理智上最后一根稻草是他困倦迷蒙的眼神,于是她的大脑宣布彻底宕机,停止运作几乎完全静止。

完蛋,色令智昏。

“你在哥谭。”他用肯定的声音说,“你在哥谭,在那个卑鄙的地球人家里。”

被出差正房逮到的心虚感一时间让她想要捂住眼睛。

被拆穿之后她干脆厚着脸皮说,“那又怎样,你早该预见到这一天。你找不到女朋友又不是我的错,总不能因为这个限制自己的妹妹追求幸福吧。”

“真是了不起,出去一趟你就不知不觉摸过去了。”他在电话里冷笑,“不是说不要见他?”

普罗米修斯坐在窗边的那只大椅子上,翘着腿翻看着他那不争气的妹妹留下来的剪贴画册。

从第一页胡乱匆忙贴上的新闻简报和形状乱七八糟的模糊照片,到最后一页已经能够熟练排版甚至带点美感地安排那些黑色加粗的新闻头条,这些几乎全都是从订来的各色报纸上剪下来的,难以想象她居然能笑眯眯不知厌倦地埋头做这些事,还一做就是四个月。

他就是再不愿意也必须承认自己已经充分意识到罗茜对那个年轻人的心意了。

哪怕是在那些对他避而不见的日子里,也小心翼翼地关心着的,第一次陷入热恋的孩子般的心意。

天色尚早,她那样小声说话应该也是害怕吵到他吧。他心酸地想着。那臭屁小孩什么时候能这样对家里的老哥就好了。

“原本是那么想的啦,不知怎么回事就去找他了。谁能料到呢?”罗茜回过身去,对着杰森做了个飞吻,看着他低低笑着向前倒进被子里才又转向窗外,“普斯,长话短说,我昨天在玩那柄呆瓜餐刀的时候看到了点奇怪的东西。”

“什么?”

“我的尸体。”她声音低弱,“我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

静静躺在一片苍凉大地上,四周断壁残垣上灰黄沙尘静静漂浮着,除去她血肉模糊空无一物的胸口,几乎像是倒头就睡那般鲜活。她来不及看到更多的细节,因为当时悲伤到无以复加的布鲁斯正朝着他们走来,她着急着要找到通向安全屋的时间线。

她微微回身去看杰森,他仍然将脑袋埋在被子里,毛绒绒的发顶还有那小小的发旋。

“他在你旁边?”普罗米修斯微微捏紧了电话,“等你回来再说。”

挂了电话,罗茜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朝他走过去,抱住他脖子一口咬在杰森后背突起的第七颈椎上。

他声音透过被子闷闷地传出来:“我在家里养了只吸血鬼吗?”

她乖乖停下,用脸蹭了蹭他光溜溜的脊背,那上面软乎乎的肌肉散发着炙热的温度,舒服极了,他被她冰凉的皮肤激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么凉?”他抬起头来,“上来。”她踢掉自己的鞋袜,脱掉大衣,干脆利落地蹭进他怀里,被杰森用被子捂住,舒舒服服地靠在他胸肌上。被子里铺天盖地都是他皮肤上灰烬的气息,好闻得不得了。

杰森将下巴靠在她的发顶,在那上面亲一口,闭上眼试图再次入睡。

睡意昏沉降临之前,他感觉到有一根凉凉的手指在他的胸口打圈画圆,兜兜转转戳在了那点上。

他掀开被子,盯了她一眼。罗茜弱弱地抬起头瞅着他,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一件多么恶劣的事,金色的眼眸在暗处发着微光,将他原本想说的话全都堵了回去。

“不准胡闹。”他最终没有什么信服力地说了一句,重新将被子捂过她的头顶。

但紧接着他就感到那个该死的小流氓舔了上去。

带着些讨好意味的,缓慢啃咬在他胸前那点,几乎毫无技巧可言,甚至带着几分好玩似的逗弄,然后缓缓往上移动,从胸前一直到锁骨,然后是耳垂,到最后她整个人都趴在了他身上,在他耳边轻轻唤着他的名字,虽然声音娇软,却带着淡淡的蛊惑意味,仿佛知道要怎样做才让他无法拒绝,在窗外垂下来的月光下,她精致脸蛋带上了从未有过的妖娆。

在她小声地嘤咛出来,不断用额头蹭他下巴的时候,杰森听到了自己脑内一根崩的紧紧的弦断开时发出来的响亮声音。

“Jay,好不好?”她小声询问,笨拙地又去舔他的耳垂,面颊绯红。

虽然是以询问的态度,不过她已经直起身子跨坐在他身上,两眼亮亮地看着他,凉凉的手指在他身上缓缓游走,最终牵上他的手,将他的手交叠在一起。

她的力气大的惊人。杰森试着挣了挣,却没有挣开。他早应该料到,她似乎在这种事上有着得天独厚的天赋。

“这并不是我让你上来的本意,罗茜。你需要学会辨别语言中的不同含义。”他冷静地试图解释,剩下的话却被全盘堵在喉头,当她笑眯眯地将他的双手举过头顶,垂头吻在他颈窝的时候,理智从这里开始变得毫无意义。

他们在被子里玩了整整三个小时,等到杰森睡着之后,罗茜探头出来,发现天都快要亮了。她小心翼翼地从他怀里钻了出来,一件一件穿好衣服。

站在镜子前,罗茜看了一眼自己的脖子,啧了一声。报复心怎么这么强呢这个人。

她嘟嘟囔囔地又去取了一条围巾,将脖子裹得严严实实的,才悄无声息地打开了门,走进外面的寒冷中。

普罗米修斯带她去了史蒂芬·斯特兰奇位于纽约的圣所,史蒂芬看上去已经在那里等了一会儿了。见他们过来,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站起来——他的精致法师大衣下还穿着灰色套头帽衫,看起来刚刚才从床上被叫醒。

“斯特兰奇。”普罗米修斯俊美面孔冷淡得像冰块,“早上好。”

“为什么没有人来教教你们两个,人类是需要睡眠的?”史蒂芬一脸生无可恋,“下次能不能预约一下再过来?”他转向乖乖向他问好的小姑娘,想起来上一次见到她,她那副可怜巴巴的模样,语气不自觉柔和不少,“恢复好了?”

“那件事已经过去四个月了,先生。”罗茜伸出四根手指,“怎么可能四个月还没恢复好?”

站在她身旁的白发男人显然没心情寒暄:“你可以等会儿再跳回昨天晚上好好睡一觉——这家伙说在某一条时间线里看见了自己的尸体,谁知道那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万一三分钟之后一个丑陋蜥蜴人蹦出来把她抓走怎么办?”

罗茜从他身后探头探脑:“我觉得那不太可能哦,普斯,虽然我平时看起来很不靠谱,但是也不至于随随便便被谁抓走的啦。”

史蒂芬身后的披风在此时飘了过来,似乎是被几个人说话的动静给吵醒,和罗茜在一旁玩了起来。

史蒂芬看了在一旁专心致志逗披风的女孩一眼,和普罗米修斯走到一旁的圆台上,打开了胸口上挂着的阿戈摩托之眼。在他的手心,阿戈摩托之眼内部似乎闪耀着幽幽绿光。

“你应该也知道,未来是非常缥缈虚无的东西。或许今天还非常确定的未来,只是因为一个人多吃了一个鸡蛋,甚至在脑海里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就可能让未来变得非常不同。你现在想要看见的未来只是无数种可能性中的一种,并不代表它会一定发生。我已经看过无数种世界毁灭的可能性了,如果每个都发生一次,那还真是不得了。”

他一脸忿忿地补充,“先不说别人,光我自己就过劳死算了。”

颊边的漂亮胡子已经开始夹白的法师两手摆成微妙姿势,微微转动一下,阿戈摩托之眼突然放射出耀眼的绿色光芒,眼前空无一物的圆台上突然出现一片独立于空间之外的虚无幕布,上面逐渐出现了带着细碎颜色的光子,光子团团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副画面。

身穿金甲的高大男人手上戴着他已经载满无限宝石的手套,两指合并,打了一个响指,刹那间,无数生命化为齑粉,消散在空气中。刚刚穿上鞋准备出门的上班族,正在亲吻的恋人,楼下面包店的老板,甚至一脸不可置信倒在托尼怀里的彼得,不知为何已经和史蒂夫在一起并肩作战的巴基,他们认识的,不认识的,全都消失在天穹之下。

罗茜已经说服了史蒂芬的披风将她像阿拉丁飞毯一样带着飞起来,她转头想要向普罗米修斯炫耀,却看见了圆台上那副堪称惨烈的画面。

她在不断切换的画面中捕捉到了自己的身影,瞳孔不自觉紧紧收缩。

“这是我最近观测到的,发生概率最大的一种。虽然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我正在想办法了解这个未来发生的原因。”他不知从何处掏出一杯茶,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仿佛真的在看戏。

突然,圆台上聚集在一起的光子摇动了一下,随着他们的摇动,原本清晰的画面也逐渐变得模糊——下一刻,光子们齐齐溃散开来,掉落在圆台的各处,缓缓消失在空气中,有一个光子甚至蹦到了罗茜的眼角才缓缓消失,留下逐渐消弭的轻微痛觉仿佛被温热亲吻烫了一下。

她慢慢地摸上自己的眼角。

“啊。你瞧,肯定是因为刚刚有人做了什么事情或是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所以这个未来就这样消失了。这个情况经常出现。”史蒂芬淡定地说,收回了手上的阿戈摩托之眼,“你知道,光是昨天我看见的试图毁灭世界的人就有三百多位,要么被超级英雄们阻止,要么就是因为上班时候遇到一只小狗狗结果打消念头。没有一种未来是完全决定下来的,这个看起来很可怕的也是同理。至于你说的那个罗茜的尸体,我根本就没有看见过,可能只是小女孩一时间看走眼了吧。”

“你可以试着找一找。”普罗米修斯意外地坚持,“卡帕的次元切割刀原理与你的阿戈摩托之眼并不相同。”

“好吧。”斯蒂芬并不与他争,决心要用事实打消这个外星人的傻念头,于是将阿戈摩托之眼对准了坐在披风上一脸呆滞的女孩,缓缓移动手指,无数光子重新出现在圆台上,聚集形成一个崭新的画面。

白发女孩平静地躺在一片废墟之中,除了胸口的那片血肉模糊,几乎看起来像是乖乖睡着了一般,可无论是谁,都知道她是不需要睡眠的。在她的前方还躺着一具死相更加惨烈的尸体,几乎看不出来人样,只能通过他身上剩余下来的金色盔甲分辨出那个人的身份。

“哎,”史蒂芬挠了挠头,“之前都没找到,怎么这下一看就看到了。想要进去看看吗?”

他试着转动手上的阿戈摩托之眼,可不论怎么转动,都只能看见唯一一个可能,细微的光子团团聚集在一起颤动着,却没有丝毫变动,宣布着这几乎成为既定的未来。

普罗米修斯蠕动了一下嘴唇,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隔着圆台看向了坐在披风上自己陷入热恋的妹妹,她显然也看见了现在画面上躺着的到底是谁,白生生的小脸上露出一个调皮笑容,尖尖的虎牙几乎带着几分狡猾的意味。接着,她向后倒进了史蒂芬的大披风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我不该带你来的。”他说。

在她眼前,刚才那已经化为点点光子破碎在空气中的一幕仍然在静静回放。

黑发蓝眸的年轻人温柔在她眼角落下一吻,然后缓缓破碎成为空气中飞扬的细微尘粒。

【畅读更新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