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有机可乘》

番外十四 包子

八月份,韩茵在一个小岛上做宣传活动,小岛四面环海,在炎炎夏日倒有几分清凉,环境也舒适,只是,晚上的时候空气潮湿阴冷,地上经常有一些虫子爬过。

她是最怕这些爬行类的软体动物,可偏偏刚来那一晚在房间发现了蛇,韩茵吓得一整天都没缓过神。

为期一周的时间,在小岛是最后一晚,团队订的第二天下午五点回辽城的机票,郁战说要去接机,韩茵怀着激动的心情入睡,可半夜她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两条小花蛇,仰着头,朝她吐着信子,一路追了她好久。

但只是追着,并没有咬她,即便如此,韩茵也吓得满头大汗从噩梦中醒来。

两条腿都是软的,她想到刚才梦里那两条小花蛇,心有余悸。

后半夜她没再睡着,可能是因为即将见到想见的人,也可能是刚才被梦里的蛇吓到了。

睁眼到天亮。然后是开始收尾工作。

中午结束的早,她们便想着随便吃个盒饭,然后赶去机场。韩茵也没意见,看助理帮她收拾完了两个行李,她过去帮忙放到了车上。

她用力往上提,等把沉重的行李挪上车,腰间忽然一酸。

韩茵伸手揉了揉,以为是最近没有休息好的原因,当她刚转身后,薛橙橙在她背后忽然凑过来,小声提醒:“宝儿,你大姨妈来了。”

她今天穿了一件浅色系的连衣裙,身后晕染的那一块很明显,韩茵愣了愣,赶紧遮掩着回房间换了一件。

起初她没什么感觉,但后来吃饭的时候,韩茵感觉小腹隐隐作痛,痛感越来越强烈,她开始浑身冒汗。

和平时来大姨妈的感觉不同,她喝了热水还未缓解,最后助理和工作人员看她脸色苍白,急忙送往了医院。

韩茵冷静下来后脑子也清楚了些,上个月月初,有一次在浴室,两人好像没做措施。再结合这次推迟的大姨妈,韩茵忽然有个不确定的猜想。

但现在这种情况,她心里开始隐隐害怕。

所幸,到医院后那种感觉已经消失,安全起见还是做了个检查,下午两点结果出来,不出她所料,她怀孕了。

韩茵有些呆滞,眼睛看着那个彩超胆子,一脸迷茫。

“怀孕五周,也太不注意了,最近不能累着。”

她目光有些发滞,一时没有回过神,又听医生说:“双胎妊娠,不能大意。”

韩茵一愣,想问,感觉喉咙像是被人掐住了,好大一会儿,她嘴唇颤抖地出声:“双、双胞胎?”

医生给她看了眼片子,指了指上面的两个小黑点,“显示两个胎囊。”

然后她让韩茵躺到床上,听了下胎心,说:“最近注意休息,过两天再复查,现在还听不到胎心。”

韩茵不知所措的躺着,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才起身。

后来,医生嘱咐了些注意事项,还开了一些药,让她回家静养。

整颗心都在乱跳,韩茵心不在焉的走出医院。

薛橙橙全程小心翼翼的扶着她,时不时问她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去机场的路上,司机也刻意放慢了车速。

韩茵后面没什么感觉,她只是一时难以消化,她就着温水把医生开的药吃下,一个人半靠在座椅上发呆。

到了机场贵宾室,她点开郁战的微信,想把这消息告诉他,可手指敲敲打打,最后什么也没发送。

对话框跳出一个问号,那头说:【我等了一分钟。】

郁战站在玄关换鞋,正想和她微信说要出发去机场,却恰好看到上面的‘对方正在输入......’

只是,等了一分钟也没等来她的消息。

韩茵握着手机,试了几次,最后却回了句:【我在候机室,登机再告诉你。】

【yz:嗯,等你。】

飞机按时起飞,一小时四十分钟,准时落地,下了飞机韩茵就开了机,郁战的电话很及时的拨进来。

韩茵直接奔着那个出站口走去,薛橙橙在后面提心吊胆的提醒她走慢一些。

她脚步速度没变,隔着距离,外面那道挺拔高大的身影就站在出口中央,她不用寻觅,一眼就能看到。

韩茵带着口罩和帽子,向郁战挥手。男人朝她笑了笑,然后展开了怀抱。

她扑进郁战怀里,搂着他腰,在他怀里蹭了蹭。

薛橙橙想提醒她,但看他们小别胜新婚的黏糊样,最后也没忍心打扰,把行李交给郁战,她就先撤了。

怀里的小姑娘抱着他不撒手,郁战无奈的轻笑,提醒她:“注意点,一会儿再被人认出来。”

韩茵这才松开他,郁战带她上了车。

两人安全带没系,车子也没启动,郁战坐上驾驶位就倾身吻过去,他一手穿过她的细发,扣着她的后脖颈,把她拉近。

两人难舍难分,韩茵感觉车内已经变得稀薄,她呼吸困难,蓦地想起自己现在的情况。

她推推郁战,在他的禁锢下偏过头,见他又要吻下来,她忙说:“等一下。”

郁战想把她抱过去,车厢逼仄,韩茵担心撞到哪里,阻止,“我先给你看个东西。”

“回家再看。”

“不行,现在看。”她后撤,看着他,“惊喜。”

郁战深呼吸,开了点窗透气,缓了缓,说:“什么?”

韩茵抿唇,从包里拿出检查报告。

郁战先是看到了上面的“xx医院”,他下意识皱眉,“谁的?怎么了?”

“我的。”韩茵小声。

郁战眉心蹙紧,把她上下打量一遍,紧张道:“你怎么了?”

她递过去,“别着急,你先看看。”

他接过去,垂眼去看。韩茵不说话,在副驾驶安安静静打量他的表情。

他眉心先是紧蹙的,而后渐渐展开,然后,又倏然拧紧。

郁战抬眼,手指捏着报告不知不觉用了几分力,心情复杂的看着她,“怀孕了?”

韩茵点头。

“两个?”

“嗯。”她仿佛能体会郁战此刻的心情,一如她刚知道的时候,茫然又不知所措。

郁战看了她好大一会儿,问道:“想要吗?”

韩茵一愣,“你不想要?”

郁战揉了下她头发,“傻瓜,我怎么会不想要。”

他们没讨论过孩子的问题,也不知道她近两年有没有要孩子的打算,毕竟事业对她来说很重要。

他一句话,韩茵就懂了他的意思。

她脸颊在他掌心蹭了蹭,认真的看着他,说:“我虽然热爱这份工作,但我更爱你。”

如果她从心里不想要,当时做完就会采取避.孕措施,既然顺其自然,肯定是做好了打算。

她咬咬唇,一言难尽的看着他,“只是,我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

“没想到一次就能中。”那是唯一一次,结果,就中了。

韩茵有些难以置信,“还是两个。”

郁战倏然笑了,微微挑眉,“所以,你这是在夸我?”

“那是结合,是我的功劳。”

他把她轻轻抱住怀里,说:“生下来吧,不管男孩女孩,我都爱。”

韩茵在他怀里动了动,小声,“我也没想不要呀。”

郁战轻声笑了,帮她系好安全带,柔声道:“我带你们回家。”

“好。”

整个孕期,韩茵能吃能睡,除了孕早期有点不适,后面完全不像个孕妇,除了肚子比寻常孕妇大点。

毕竟是双胞胎,马虎不得,孕中期开始,营养师便让她控制食量,防止胎儿过大,生产的时候困难。

韩茵管不住嘴,酸的辣的一股脑的吃,看得叶琳和戚韶蕾胆战心惊,只好强制控制她的饮食。

有次馋的不行,郁战偷偷给她买了小点心,结果被戚韶蕾发现,连着训了两人一个小时。

韩茵摸摸肚子,说:“宝贝,记住了,不是妈妈不让你们吃,是外婆不让,外婆可凶可凶,妈妈害怕。”

戚韶蕾气得憋了一口气。

长辈都建议去检查一下是男孩女孩,倒不是重男轻女,而是单纯的好奇,韩茵和郁战一致觉得没必要,觉得生下来揭晓更惊喜。

婴儿用品准备的都是双份,韩茵和郁战那个老旧小区的房子已经打通,地方宽敞,有一半地方都被孩子的东西霸占着。

韩茵又发现了郁战一项优点,他真的很细心,也很有耐心,除了工作,他几乎什么事情都要亲力亲为,她在孕期几乎享受到了他所有的宠爱。

他从背后抱着她,宽厚的掌心落在她的肚子,动作小心又谨慎,声音带着心疼,“不爱你我还能爱谁?”

郁战隔着她的长发吻在她耳后,低声说:“你为我怀了两个孩子,比别的女人多吃一倍的苦,我心疼都来不及。”

韩茵转过身,小脸认真,“我心甘情愿啊,不觉得吃苦。”

她心里甜滋滋的,从没抱怨过什么,也不觉得这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情,可能是两个宝贝心疼她,整个孕期她都没什么反应。

最后一个月,郁战工作上的安排,忽然要出差。

他有不舍。韩茵反倒安慰他。

一直到预产期郁战都没回来,他们已经一周没有通电话,有时韩茵也会担心,担心他的工作危险,但没有消息便是最好的消息。

直到生产那天,她被推进产房,郁战都没有回来。

她一个人咬咬牙,忍着痛,但此刻还是生出几分害怕。

她躺在床上,头顶便是耀眼的白炽灯光,眼眶酸涩,光线不知不觉晕开。

产房门忽然被打开,然后又合上,视线模糊之中,她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走来。他穿着无菌服,遮得严严实实,但韩茵一眼就认了出来。

是他,他回来了。

那一刻,她莫名心安。

她的手被紧紧握住,散乱的长发被他温柔的拢起,他低头,隔着口罩吻了吻她含泪的眼角,低声哄着:“宝贝,别怕,我会陪着你。”

韩茵哭了,下一秒,她又笑了。

五月五号,端午节,一对可爱的姐妹花来到世上,他们洪亮的啼哭声,让产房外焦急的一行人渐渐松了口气。

刚出生的时候,两小人瘦又小,一点也不可爱,韩茵曾向郁战抱怨过,感觉不像是亲生的,那么丑。

明明基因都很好,但是,完全没有遗传到他们。

后来几个月,郁战每日爱不释手,抱姿比她还要标准。

一日,他抱着妹妹,韩茵抱着姐姐,她嘲笑他是女儿奴,永无翻身那种。

他把哄睡着的妹妹轻轻放进婴儿床,双手握着韩茵的肩膀低头亲了她一下,说:“你和她们一样,都是我的宝贝。”

郁战笑,“我也可以把你当女儿养。”

“滚。”韩茵小声,朝他做了一个口型。

他神色不变,指了指另一只婴儿床,示意韩茵把姐姐放进去,等她轻手轻脚放好,她整个人忽然被他腾空抱起。

韩茵搂紧他脖子,心有余悸的看了眼两姐妹,小腿踢他,“放我下来,把孩子再弄醒。”

好不容易哄睡着的。

郁战不放,倾身过去,捕捉到她的红唇,咬了下,说:“我们换个房间,一会儿再回来。”

韩茵:......

她没拒绝,也确实觉得最近有点忽略他。

两小只六个月的时候开始,韩茵渐渐发现她们发生了一些变化,以前一模一样的脸蛋,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不同。

姐姐右眼角长了一颗圆圆的美人痣,而妹妹也有,但在左边眼角,十分对称。

韩茵惊讶,但也从此更加容易区分姐姐妹妹。

一周岁的时候,两个宝贝已经完全变了样,和刚生下来萌丑萌丑的样子天壤之别,韩茵瞧着出落得越来越漂亮的女儿,缓缓松了口气。

脸蛋和嘴型像她,眉眼和鼻子像爸爸,鼻梁高挺,长大后妥妥的两个美人坯子。

像是粘贴复制版,如果不是靠着不同位置的美人痣,真的细分不出来。

抓周这天,爷爷和外公坚持摆上一把枪,韩茵扶额,郁战无奈的捏着眉心,有些哭笑不得,“她们是女孩,摸枪干什么?”

“女孩怎么了?女孩就没有保家卫国的?”

叶琳和戚韶蕾自然不赞同,一个摆上书籍,一个直接摆上铜称,叶琳说:“女孩子要知书达理,少舞枪弄棒的。”

戚韶蕾:“称平斗满不亏人,做人做事要公平公正,这是做人的基本。”

韩茵和郁战点头,两人对视一眼,默默拿走了那支□□。

韩栋和郁宴河不依,“放下放下,让宝宝自己选。”

韩茵:“我不选。”

韩栋:“没说你,你现在是巨婴。”

韩茵:......

郁战失笑,摸摸她头,小声安慰:“别难过,你在我这里永远都是宝宝。”

韩茵撇撇嘴。

他们拗不过长辈,最后妥协,把□□放到了最边上,一排物品,不信她们就会瞧见这个。

两小人从另一端爬过来,胖乎乎的小屁股一扭一扭,郁战看着,眼里的光芒柔和宠溺,他牵起身旁人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

妹妹动作快,先爬了过来,在外婆和奶奶的铜称处停了两秒,然后爬着离开。

顿时,叶琳和戚韶蕾急得恨不得直接塞到妹妹手上。

后面的姐姐紧追而来,她直接朝着□□的方向爬过去,韩栋和郁宴河暗暗戳手。

韩茵怔了一下,紧紧拽住郁战的手。

郁战起先只是微微蹙眉,然后他神色又波澜不惊的看着。

直到妹妹也朝着那只□□爬过去,他又蹙紧了眉心。

两小人一前一后对着□□伸出手,姐姐快了一步,稳稳的拿在手里,妹妹脾气大,伸手就要抢,最后,两小人挣着一只□□开始嗷嗷哭。

谁都不松手。

大人都愣了一下。

郁宴河回过神,不知道又从哪里摸出一支,抱起妹妹哄,直到姐妹两人都有一把一样的玩具□□,这才消停。

韩茵看看郁战,表情一言难尽。

郁战唇角抿得直直的,拍拍她头,似在安慰她,又似在安慰自己:“长大后的事情,说不准。”

韩栋和郁宴河乐不开支,而叶琳和戚韶蕾在一旁黑着脸。

韩茵一直觉得怀孕的时候营养不良,因为一周两个月,她们还不会走路,然而,某一天早上,当妹妹颤颤巍巍的朝她走过来时,韩茵惊呆了。

她担心小人摔倒,想过去抱起来时,郁战拦住了她,他看着伸着手的小天使,笑了,说:“让她自己走过来。”

韩茵提着一颗心,看着妹妹歪歪扭扭的靠近,然后,抱住了她的腿。那一刻,韩茵眼眶湿润了。

她抱起妹妹,骄傲,“你看,她先找的是我,不是你。”

【畅读更新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

上一章 回书目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