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马甲炸了修罗场》

第 75 章 水上家往事(二)

一听到这个声音,虎杖悠仁立马反应过来了外面是谁。

——水上家的大哥,也是目前他觉得最为凶残的一位。

当时他在温泉旅馆的缆车上就已经见识到水上澈也的威力了,只是没想到他武力值竟然也不低。

他看着和树和苍介连忙将一大叠千纸鹤装进抽屉,待桌上一点也不剩后,才提起声音喊:“请进!”

纸门被轻轻拉开了,有着黑色长发的青年穿着一身素色和服走了进来。

他的手里还提着两袋颜色不同的包裹,虎杖悠仁凑过去看,是两大袋混合点心。

“咳咳,给你们带了伴手礼。”水上澈也温和地道,“很高兴见到你们,和树,还有苍介。”

“澈也尼桑好。”

两个小孩很有礼貌地问好,尤其是水上苍介,非常懂礼貌地给他搬来了一条凳子,丝毫看不出在背后疯狂diss水上澈也的模样。

虎杖悠仁凑过去围观,比起他见过的短发的水上澈也,留着齐腰长发看起来更为柔和,比现在气息稍微好那么一些的脸色还因为喜悦泛起一丝红晕。

他看起来是真心喜爱两个弟弟的。

哪怕是第一次相见,三人肖似的外貌也能无形消弭距离感。

水上澈也将手上的袋子递过去,和树礼貌地道了声谢,然后将袋子放在了一旁;苍介接过来后则是直接打开袋子,从中取出包装得很好的糖果,他兴致勃勃地问:“我可以吃吗?”

“当然可以。”水上澈也的声音很柔和,尽管带着久咳后的沙哑,也能称得上好听,“这是我从国外带回来的,里面有夹心。”

苍介拆开包装,给和树塞了一颗,然后自己再往嘴里丢了一颗,两人同时鼓着腮帮子吃糖,像是两只小松鼠。

虎杖悠仁在旁边看着,忍不住伸出手戳了戳和树看起来手感很好的脸颊。

奈何直接戳了个空。

不对,好像也没完全戳空。

安静嚼着糖的和树突然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表情中多了些疑惑。

“怎么了吗?”苍介问他。

和树摇摇头:“总觉得脸上刚刚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但应该是我的错觉。”

虎杖悠仁被他这句话吓得后退了两步,不可置信盯着自己的手看。

“喂喂喂,听得见我说话吗?”他用手在几人面前挥着,却无人应答。

难道刚刚真的只是个意外?

虎杖悠仁又去戳苍介,这下没有任何反应。

几人的对话还在继续。

“澈也哥,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这种糖很多吗?小孩们都会一起去学校上课是不是真的?”

水上苍介好奇地问:“我们以后也有机会出去吗?”

水上澈也捂唇轻咳了两声:“外面的世界啊……不好呢。人们都要庸庸碌碌地为自己一眼就能望到头的生命打拼,到处都是纷争,充满了尔虞我诈,哪里有家里松快。”

“所以说,还是在家里好啊,平平淡淡才是真。”

“可是待在家里一点意思也没有,每天都重复做同一种事情,从早到晚除了看书就是看书,连纷争都没有。”苍介反驳道,“这样子活下来有什么意义呢?外面还在动,思想早就腐朽掉了!”

虎杖悠仁点头赞同,都什么年代了还搞隐居,这么偏门的地方连出租车都难叫,当家主的天天忙着赚钱赚钱,可也没地方花啊!那赚钱有什么意思?

他刚刚这短短的时间就看出来,水上家本来就没几个人了,也不知道隐居避世在坚持什么。

不过水上澈也却把脸沉了下来,虽然声音还是很亲和,但语调却低了下来:“你不应该这么说自己的家族,我们隐居在此,是为了洗涤污浊的灵魂,摆脱世俗的脏乱,只有这样才能享受神明的荣光。”

虎杖悠仁吃瓜的表情瞬间消失。

不是吧……这都能跟神明扯上关系?

苍介还想反驳什么,但是被和树拉住了袖子打断了。

三人的气氛瞬间变得冷凝了许多。

水上澈也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因为情绪的波动,他抑制不住地低咳起来,用左手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唇,用力得连指关节都有些泛白。

过了半晌,他才放下手,露出一张毫无血色的面容。

“澈也哥先回去休息吧,日后还有机会见。”和树温声道。

水上澈也深深地看了两人一眼,起身告辞。

如果现在是在玩rpg游戏,虎杖悠仁面前应该出现两个选项。

a.继续观察水上和树跟水上苍介的活动。

b.跟随水上澈也离开,观察他的行动。

不过哪怕不是游戏,他也在两者之间纠结了一下。

最后,看着两个不知道想什么面对面坐着的幼年版两人,他踌躇了一下,去追水上澈也。

不知是否他进入房间的时候就进入了另一个空间,虎杖悠仁追到院子的时候便发现,那所谓的绣球花正密密匝匝开放着,紫色的花团摇曳,上面稚嫩的笔体还很簇新。

水上澈也走得并不快,似乎对这片地方充满了陌生,他时不时驻足咳嗽两声,本来就单薄的身影仿佛能直接化在风里。

——完全不像是有战斗力的人。

虎杖悠仁只依稀记得五条悟提到过水上家曾经也与御三家并肩过,这说明他们的战斗力绝对不会低。

即使现在凋零了,也不至于术式轶失。

看来水上澈也是有什么后招?又或是——

虎杖悠仁满脑子都是他们提过的神明。

很可能凉宫和树来时跟他说的那个神明,也是水上澈也说的那个,就是导致水上家避世的原因。

又或者说,水上澈也是向神明借助的力量才导致了这一切呢?

虎杖悠仁自己体内就有个宿傩大爷,他想了一会,神降应该跟他这个没啥差别吧?

他们离开了院子,走进了大厅。

虎杖悠仁心中还在惦记着去拿道具不知道拿到哪里去了的凉宫和树,但这种情况下他自己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脱离幻境。

“父亲。”水上澈也对着屏风后面的人影微微鞠躬,“我已经去见过他们两人了。”

一道沙哑的声音道:“既然如此,也是时候做出选择了。”

虎杖悠仁绕到屏风后面去,只能看见一道黑影坐着,却看不清容貌。

水上澈也走过去,拿起放在柜台上的两个盒子,他开合很快,虎杖悠仁只能看见绿色的光芒一闪。

他将盒子放入口袋,接着转身离去。

绿色……水上苍介的千纸鹤也是这个颜色。

虎杖悠仁连忙跟上去,却见水上澈也将盒子带到一个密闭的小屋子里。

他想跟着进去,却被一层无形的结界弹开。

从外头勉强往里面看,只能看见墙壁上贴着密密麻麻的符篆,有点像是他刚被代入高专时所处的禁闭室一样。

水上澈也的身影若隐若现,他似乎在很虔诚地念着什么,但却一个字也听不见。

虎杖悠仁呆呆地站了一会,见水上澈也没出来,便先掉头打算先回那个院子里打探一下情况。

结果他一转身,只见一只长得跟垂挂下来的葡萄串似的咒灵朝他扑来,他侧身一闪,躲过了这一击。

咒灵出于惯性一直撞到那个屋子,接着发出了一声惨叫,直接就消失在了空气中。

虎杖悠仁惊悚地回过头,却见屋子的门突然被拉开,凉宫和树施施然从里面走出来。

——咒灵版的。

他有些惊讶地看着虎杖悠仁:“你竟然自己摸过来等我了吗?我还以为这个地方很难找呢。”

虎杖悠仁讪讪一笑,他总不能说是跟着水上澈也找过来的吧?

他试探地问:“你就一直在这个房间里吗?这里面有什么?”

凉宫和树应了声,手中一翻,出现了一个盒子:“没什么东西,这屋子早就荒废了,只是有些东西寄放在这里而已。”

这盒子就是他在幻境里看到水上澈也拿进去的!

虎杖悠仁咽咽口水:“能打开看一看吗?”

凉宫和树似乎没见他这么主动过,难得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只紫色的千纸鹤,以及铺在底端的绿色宝石碎片。

他合上盒子,放到兜里,双手一拍,对虎杖悠仁道:“走走走,回去啦。”

虎杖悠仁这才想起来,他陪凉宫和树回来就是为了唤醒水上苍介的这件事情。

还是跟宝石有关吗……

果然,还是告诉五条老师,让他去想好了。

虎杖悠仁只觉得脑子晕乎乎的,不完全的信息让他很难捋清楚思路,只能跟着凉宫和树往外走。

“那个千纸鹤是做什么的?”

千纸鹤代表着祝福和勇气,虎杖悠仁见到紫色千纸鹤的一瞬间,猜想估计是凉宫和树自己想要带给水上苍介的。

只不过跟能承载灵魂的宝石比起来,似乎显得很轻。

虎杖悠仁明知故问:“是你叠的?”

“曾经是我叠的,但已经不属于我了。”凉宫和树笑眯眯地道,“你知不知道一个传说?每个纸鹤都代表了一个愿望,集齐一千只纸鹤,就能向神明许愿,实现最想要实现的愿望。”

虎杖悠仁心里嘟囔着,他现在一听到神明这个词就发憷。

“反正,这个纸鹤还是可以帮上一点忙的。”

两人已经离开了水上家的部屋,眼前又是一片绿色,此时天已经黑了,树林里能听见许多虫子的叫声,还能看见鸟类受惊飞起来的黑影。

凉宫和树打了个哈欠:“那么——下面就交给你了!”

他说完就直接钻进了笔记本,徒留虎杖悠仁一人在夜风中萧瑟。

等下!他这是旷了多久的班?夜蛾校长怕是要把他给训死吧!

不对,大半夜深山老林里哪有出租车敢来,他要怎么回去啊??

【本章阅读完毕】

【畅读更新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

上一章 回书目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