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穿回来后忍界崩坏了》

70

70

云雀带着小云豆出现在门口时,我和正捧着杯热气腾腾的茶在瘫在阳台吹风,鸣人蹲在旁边数着旅馆每个房间自带的植物盆栽,懒洋洋的很是惬意。

最后还是鸣人君把人带进来的。

看着云雀前辈一身寒气地走进来,我想给他也倒杯水,却被拒绝了。

“戒指。”他走近几步,冷冷朝我伸出手,“借用一下,到时候会还你。”

我还没动,鸣人不知道就什么地方拿出了戒指盒,递到云雀手里,“不需要还,听央说这本来就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你带走也好。”

云雀暼了他一眼,“我没有和你说话吧。”

鸣人却笑得一脸灿烂,一把搂过我的肩膀,“反正戒指给你以后,你也没机会再找央了。”

“……”我用手肘顶了顶鸣人君的胸口,他什么时候把戒指拿走的?学聪明了啊。

是不是如果云雀前辈不来,他就准备悄悄拿着戒指单独给云雀啊?

果然他心里就是还在吃醋,就是不爽我和云雀见面。

“想多了。”云雀打开戒指盒,直接将戒指取出戴进手指,同时云属性匣子也被打开了,我清楚的看到在他的手指上,还清楚地戴着两枚同属性的戒指。

紫色的火焰在源源不断注入匣子中,云雀的目光愈来愈冰冷,“我只是想快点离开这里,条件里需要用到戒指罢了。”

渗透进人匣子的火焰把房间照的异常明亮,藏在火焰下的一扇门也越来越清晰。

我猛地一下坐直了身体,盯着紫色火焰后若隐若现的门都快惊呆了。

还有这种办法?

真不愧是云雀!

竟然能想到门的开启方式是这种。

云雀将戒指用力扣紧匣子,目光也紧随着面前即将开启的门。

几分钟后,门的大致形状终于出现,云雀伸手触碰面前的门。

门自动开启,但光影始终在不停闪动,像是随时都能消失。

云豆先飞了进去,云雀也紧随其后,突然凉嗖嗖地看了我一眼,我正在揉肩膀呢,察觉到他的视线立即站起来目送着他离开,并送上一句,“前辈,一路平安。”

话是这样说的,但这门虚虚实实的,我看着不像那么回事。

“谈恋爱会让人懒惰娇气,这句话看来没错。”

“……”你自己谈一个就知道了好吗?到时候谁更懒还说不定。

说起来我还真期待云雀谈恋爱的样子,很难想象他那副见谁群聚就要咬杀的性格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会不会变的温柔点。

云雀前辈不再看我,跨进门,和云豆消失在房间里。

门在他们进入后也消失了,我一拍脑袋,拉住鸣人说,“我们快分头去找义勇先生!告诉他这种开启门的办法。”

“可是央已经没有戒指了,富冈先生应该也没办法使用这种戒指来开启门吧。”

“云雀是用匣子,那么换种思维,是不是其他人都可以用自己的办法呢?义勇如果用水之呼吸法,一护用卍解呢?”

“聪明!”

鸣人被我推着不断往前走,我们匆匆忙忙在门口换鞋,我拉着他说,“我和一护约定的时间还没到,先一起去找义勇,他身上不是有微香虫吗?鸣人君,你还能找到吗?”

“当然没问题。”

九尾和仙人模式秒开,鸣人全身都变得金灿灿的,他闭着眼睛开始感知周围,很快确定了个大致的方向,“要我带你飞过去吗?”

我刚要回答,突然想起来旅馆里还有我的苦无,“等我一会儿……”

打开房间门,我在木箱里找到一堆带剧毒的苦无,不断往衣袖和腰间鞋底塞。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一路上说不定还会被不知道多少隐藏在暗处的忍者盯上,要是再发生之前被跟踪的事情,也能全身而退。

暗器塞到一半,客厅里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我连忙伸头一看,和一只小云豆对上了眼。

小云豆一见我依旧是要唱歌,我轻轻摸了它一下,迅速往它身后看去。

果然——云雀前辈一个人坐在沙发里,脸上的表情并不是很好,不,可以说又冷又臭,还很吓人。

他们不是已经回去了吗?为什么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我这倒也没那么大吸引力吧,能让云雀前辈三番两次的出现。”我小声问,“怎么突然又回来了?”

云雀,“不知道。”

我注意到他手下的地板上有一层粉末,收下最后一把苦无在他面前站定,问。“戒指又没撑住?坏了?”

看着就是他又把戒指弄报废了。

我瞬间觉得悲惨极了。

没有戒指就没法开匣子,没法开匣子,那云雀还怎么回去啊。

我身上只带了一枚戒指,也只有一枚戒指,现在全部都报废了,在忍界里还能有什么办法找到能用的云属性戒指呢?

“这要怎么办?前辈身上只带了两枚戒指吗?”

云雀突然抬头看我,“你身上还有。”

“?在哪里。”我怎么不知道?

他将浮萍拐放在一边,站起来低头看我,目光一如既往的冷,“在你离开前,我给了你十枚戒指,什么级别的都有。”

“……想起来了!”我略微有些尴尬,云雀前辈的确给了我戒指,但这几个世界穿梭来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戒指这东西到底有没有带过来,又或者是被限制留在了十代目所在的世界。

“试着找到它们。”

我脸色一僵,“但我不确定。”

云雀仔细盯着我不说话,突然又开始靠近我,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不明所以地问,“有什么问题吗?”

云雀伸手按住我的肩膀,伸手在我脑后轻轻扯了一下。

我好不容易被绑起来的头发全部都散了下来,云雀愣了愣,似乎也没想到。

鲜少会看到他有意外的表情,我抬起头笑,“扯我皮筋干什么?”

下一秒我就看见了在他手里变成了戒指的皮筋,微讪道:“原来还能变形状。”

云雀移开视线,扯了下身上的领带,“果然还是很笨,再仔细找找你身边的东西,戒指都还在。”

“哦。”

我开始翻找起来,找完自己身上一切有可能的东西又去翻卧室,出来的时候看到鸣人君单手插着口袋靠在门边和云雀对视,不管是眼神还是表情都阴恻恻的。

中间隔着沙发像条银河,把水火不容的两个人分隔。

这又怎么了?我发现鸣人最近除了对我以外,脾气都很暴躁啊。

是我和他的相处方式出现了问题,还是他越来越张扬了?我想为了以后我们能低调过日子,我得找个机会好好和他聊聊。

一时间谁也没说话,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过去把觉得可疑的东西全部倒在云雀面前,“前辈,要不你亲自来找找?感应感应?”

云雀大致扫了一眼,还真一件件开始找,我给站在门口的鸣人使了个眼色,他虽然不太情愿,还是转身走了出去。

“我记得我当时躺在棺材里,身上只有这一枚戒指,而且我都已经死了那么多年了,身上也没有戴什么贵重的东西。”

云雀比我要耐心一点,“什么都有可能。”

“这个呢?”掌心放着一块没用的石头,很精致,但什么用都没有。

“不是。”

“这个呢?”

“不是,不会找就不要找。”

“我不找你又能知道了?”我反驳他一句,虽然最后只找到三个戒指。

“你的意见不能起到决定性作用。”

门外适时响起敲门声,我听见鸣人在外面故意放大音量的催促忍不住笑了,拍拍屁股从一堆东西里站起来说,“前辈,我和鸣人还有其他事情,要抓紧时间去通知其他人,晚点回来找,一定给你找全了。”

云雀头也不抬,完全不打算理会我们。

我趁这个机会飞快溜到门口,抓着鸣人的手往楼下走。

鸣人在后面哼哼,“你的头发怎么散下来了?”

“难道不好看吗?”我随意手手指撩了起来,又从口袋里找出个皮筋来绑上。

鸣人也想帮我,但他的手实在有些不太方便。

“好看……但是……”

“但是什么?”

“央你少骗我,皮筋明明就在他手里,我都看到了。”鸣人一下子就开始不满起来,“我就知道他不会这么轻易离开,是我小瞧他了。”

“还能给自己脑海里的猜想加戏呢,今天早上的教训还不够吗?”早上我直接让他自己面对着空荡荡的餐桌反思了两个小时才让他吃东西,在餐桌上他还不止一次道歉和忏悔。

“要不要我规范点,给你写个时间表,每个星期你能上几次床?”

“不行!不能,不能限制我,我以后会注意的,不会让央再难受……”

我笑,“我开个玩笑,你还认真了?”

他脸色蹭红,也完全不敢看我,把注意力都重新放回了找人上。

我故意靠近他的耳朵,半撒娇地说,“可是我还是难受,走不动。”

这下他从脖子到耳朵全部都红了,肉眼可见的变色!

“我,我抱你?如,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我抱着你回去……”

我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亲了他脸颊一口。

故意看他害羞又手忙脚乱的样子真的很有趣!

【畅读更新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